問:


      我妹妹最近入門某個宗派,那裡有禪行也有佛理方面的解說,她希望我加入,當她跟我講一些那裡的概念時,我可以理解但無法全然接受,例如接引度人、護持、跟隨大成救名師

 

      靈性便能快速提升、智慧開啟等等,而當我與她分享奇蹟課程時,我抱著既擔心她又想說服她的心態,有時不免面紅耳赤,我發現我也落入了小我的陷阱,但一方面

 

      又覺得我有義務去釐清一些概念好幫助她,就像阿頓與白莎跟葛瑞說話一樣,請問我應不應該再跟她討論呢?



答:


      妳挺棒的,「...既擔心她又想說服她的心態... ,...落入了小我的陷阱,... 有義務去釐清...

 

      」每個點都是清楚的自我覺察。現在,不妨從自我覺察出發,再向下走一步,問問自己:現在的心態 vs. 奇蹟心態的差異在哪裡?



      雖然每個人的家庭實際情況不太一樣,但背後的心態或許都有類似的地方。當最親愛的人不同意、不聽我們的時候,我們很自然的,會感到緊張、害怕、擔心、恐懼、不被了解,不被愛。我們實在不喜歡面對這樣的自己,不知不覺地,「愛妹妹」變成「為妹妹好」,再變成「要告訴妹妹哪條才是正確的道路」,再變成「我不是要說服她,而是想和她好好討論」,一片好心,結果卻離妹妹愈來愈遠。這確實是小我最愛引我們入彀的把戲。



      當我們想用奇蹟課程去說服家人時,討不討論已不是重點,「非要討論不可」背後的恐懼,才是奇蹟要下手的關鍵。責任與愛心背後的心態很可能是恐懼,恐懼家人不聽我的,他們就會得不到幸福;所以,我給出的其實是恐懼,家人收到的也會是恐懼,最後我收到的也只會是恐懼。



      奇蹟課程一直在說「不要設法去改變世界,而應決心改變你對世界的看法。」(T-21.I.1:7)真正對我們有幫助的是,從弟兄身上收回我們的投射,並重新選擇正確的眼光來看待她們。



      我們當然都會為家人擔心,擔心他們不幸福,這種擔心在我們的心裡早已根深柢固,我們很難想到這就是一種投射,也很難反問自己--「妹妹的幸福」象徵了什麼?我們是不是希望透過妹妹,成就自己想要的人生意義?例如妳說的「就像阿頓與白莎跟葛瑞說話」聽起來好像比一般姊妹更靈性更正確。現在妹妹不配合演出了,對妳而言,她的不配合代表了什麼?



      即使妳不同意妹妹,妹妹也不同意妳,是不是有這樣的可能,妳仍然愛妹妹,妹妹也仍然愛妳?



      相信妳自問至此,已經感覺到了《奇蹟課程》的力道,它透過我們在特殊關係所寄予的期望,讓我們先收回原本送給妹妹的「禮物」,讓我們明白,我們給出的,正是

 

      我們自己最想要的,當我們一承認內心真正的渴望,原本為了防衛這一念而生起的防衛措施就不再那麼重要,我們的分別心逐漸化解,而能體會到那不受眼前差異分別動搖的一體性。



      接下來,請放輕鬆,妳一直都是自由的,可以選擇原本的方式,讓自己覺得安全些,也隨時可以選擇奇蹟的方式,讓自己心裡不同的部份好過些。



      這一路以來,你抱著既擔心她又想說服她的心態,已經背負得很苦了。奇蹟說時間不存在,心靈也是相通的,或許妳和妹妹都還要在這幻相世界各自打上一陣子的「小我怪」,但相信你找回平安時,平安必然會傳遞到妹妹那兒,也許是幾年後,也許就在下一瞬;時間雖有早晚之別,但無損於妳和妹妹原本的可愛和圓滿的。


奇蹟網站敬上

創作者介紹

阿斌の心靈秘境

阿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lovepeggyj
  • 這篇很棒,我當初看正文之前先看若水寫的點亮生命的奇蹟奇蹟導讀,幫助我釐清很多觀念,我也看出小我的問題只有ㄧ個,但會幻化千百萬種形式,但內涵都ㄧ樣。我現在在恐懼或抗懼時,就很喜歡自問自答,最後問到後來,問題只有ㄧ個,我害怕自己不被愛,我怕沒有存在的價值,我害怕自己的消失,我不值得被愛......天阿,小我的罪咎懼多深阿,累生累世的潛意識的罪咎有多少我們根本不知道,化解的方法只有ㄧ個,就是寬恕。雖然有時後不容易,但只要我決心看見真相時,恐懼當下可以化解,平安自來。這是很棒的感覺。我的小我就是不相信自己已是ㄧ體圓滿的,他不可能相信我們不用做任何事就可得到幸福,我深深看到自己的小我是這麼不相信自己就是愛。這樣的看見有助於我不需要與他認同,我用較高角度來看見,並寬恕,感恩。借分享喔
  • 阿斌
  • 歡迎分享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