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

    我現在覺得很矛盾,因為我既從奇蹟課程中受益頗多,也從佛法中受益很多,但是兩者在很多方面是有衝突的。比如,在奇蹟中說惡都是幻覺,只是缺乏愛而已,但是佛法中卻有善惡,而且惡有惡報,這是不是真的?還是人的一種罪咎心理?還有我在學習中雖然受益很多,但是始終有許多懷疑,例如輪回啊,中陰身啊,這些,我傾向於相信,可是由於我沒有能力證實,始終在想我學的是不是真理?請教如何解決,謝謝!

答:
    《奇蹟課程》的練習裡有一課:願我認出問題,以便對症下藥。(W-79)就你信中講到的矛盾和惶恐,我們似乎可以多花點功夫去釐清,去瞭解這「左右為難的感覺」要教給我們什麽。你提到:「從《奇蹟課程》中受益頗多,也從佛法中受益很多,但是兩者在很多方面是有衝突的。」以及「由於我没有能力證實,始終在想我學的是不是真理?」在這裡我們可以稍微停一下下,讓自己去感受這問題的背後,你究竟要的是什麼。

    你是想要解決觀念上的衝突?或是把《奇蹟課程》和佛法做一番對照比較,讓你更有信心修行?或是你在想:到底該選擇《奇蹟課程》,或選擇佛法?或是你需要更多人或更多權威告訴你什麼是真理?或者別人說的都不算,一定要經你檢驗證實過的才算真理(而真理又是什麼)?或是......?

    我們的問題多半十分複雜,愈解愈難解。《奇蹟課程》只問我們:「你想要對,還是想要幸福?」這一問,常常可以幫助我們穿越了一連串的懷疑,衝突,曖昧不明,讓我們「看清」自己正卡在頭腦的思考模式裡,或陷入情緒的漩渦裡,還是我們現在想要的,是真正呼應到內心深處的渴望,也是真理要給我們的光明,喜悅與平安之境。

    面對世人表相上的善惡有別,傳統的看法是「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多做好事,少做壞事,除了修行以外,還可以順便讓世界更好一些。但《奇蹟課程》的確不教導此類的善惡觀,因為 J 兄知道問題不在於此,他深知--不停的判斷所帶來的壓力,實在令人難以負荷。人們竟會如此珍視這種削弱自己的能力,真是匪夷所思。(T-3.VI.5:6,7) 因此他建議我們放下判斷,重新和源頭的愛連結。即使表相上善惡有異,我們的本質仍然是愛。我們只要看懂惡、恐懼或攻擊都是「缺乏愛」,練習收回對此類「缺愛舉動」的批判,單單認清那只是在呼求愛的表現,這樣就已經在展現寬恕,回應了我們與生俱來的「愛的本質」。

    我們在得遇《奇蹟課程》之前,累積了不少的學習經驗,也想要帶著舊的學習經驗,去認識這一條新道途。可是 J 兄很知道他帶領我們走的是怎樣一條全新的路,他甚至認為我們在這條新路上還是「盲目」的,而且我們原本多麼努力苦修,就有多麼盲目:「盲者會不斷自行調整去適應他們的世界。他們自認為已經摸清了自己的路。他們不是透過喜悅的經驗,而是透過他們自認克服不了的缺陷所形成的嚴酷條件而學成的。基於這種信念,他們十分倚重舊有的經驗,緊抓不放……就這樣,他們的世界遂一直保持著他們在想像中學會「看到」的模樣,並且相信自己別無選擇……」(T-21.I.4:)

    如果不靠苦修,不靠我們原本學的那一套來判斷,在這個世界,我們怎麼知道自己是不是在通往真理的道上?《奇蹟課程》的道場是「人際關係」,在弟兄互動之間收回投射,進而去看出每個人的純潔無罪。這樣的寬恕功夫,無形中是可以化解了長久以來的制約,和小我錯誤的學習模式。只要我們還有某個需要修正的觀念,就會有某個投射出來看似會勾到我們的人事物,藉由我們的寬恕,讓自己重新選擇回聖靈為我們安排的課程。不需急著修行;不需擔憂自己對或不對,只需著眼於和我們一同攜手走回家,一體不分的弟兄。

    更重要的是:真理早已安置在我們內心深處。即使我們還自認受外境的磨難,還學不會真寬恕,根本不曉得怎麼證實輪迴或中陰身這些大道理,我們仍能繼續學習,隨時可以重新選擇。不管在哪一條通往真理的道上,靜下心來聆聽,我們都能夠感受到那來自內心深處的平安。

    《奇蹟課程》裡說:「聽著,你可能還依稀記得一個悠遠古老,並未全遭遺忘的境界;也許很模糊,但並非完全陌生,好似一首歌,名字早已忘了……留在你腦海裡的……只是一點兒餘響……你依稀記得它的旋律多麼動人,你當時聽到這首歌時的心境多麼美妙……」(T-21.I.6:)

    真理一直在我們心中,憑著心靈對平安幸福的呼喚,你會選擇真正適合你的道路。

    祝福你。

問答服務小組敬上

<轉載自奇蹟課程中文部官網>

    全站熱搜

    阿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