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

    我明明知道我在生氣,我還是忍不住!這時候該如何轉念?

答:
    是的,我們要學習轉念,但不是滾在思想和念頭裡頭轉,而是在你當下看到這個痛,當下看到你這個思緒在開始動的時候,在當下那一剎那做出新的抉擇。

    《奇蹟課程》一方面跟你講你多好、你多偉大;可是它也提醒你,你實在是不愛自己,你根本就不願意面對你自己。我們常常講說「我忙得一蹋糊塗」、「我沒有辦法活我的生命」、「我都在為別人而活」,這是你的一個藉口,為什麼?最主要的原因是你不敢面對你自己。最不快樂的人是最不敢活在當下的,因為當下就是面對你的真相,看到你原來很不快樂。為了逃避這個不快樂的自己,你把過去帶了一些東西來,未來帶了一些希望來,從別人身上抓一點東西來,來填滿你這個空虛的你……

    所謂當下的一個轉的力量,就是說你先看到你身不由已地運作,然後看到身體運作了以後你就知道後面有一大堆你過去的一個信念告訴你人生是這樣子,你必需要怎麼樣子處理它,這樣子一連串地使你身不由己,又回到你過去的痛苦經驗,明明知道「我這樣做一定會挨罵,我這樣做一定不成功」,還是忍不住就這樣子做下去。

    我們都有這種經驗:「因為你說了那句話讓我生氣。」那為什麼他說那句話你就沒有生氣呢?為什麼他前天講你沒有生氣,今天講你生氣了呢?

    其實是這個剎那你被一個東西勾起來,你的苦的力量開始醒過來,恐懼傾巢而出。第一個最前線的就是我們身體的反應,所以我們要知道我們的身體是怎麼樣的反應模式。我們的身體其實很渴望這種犧牲感和痛苦,尤其是女性常常用痛來找尋她自己的地位、找尋她自己的價值。

    如果我們看到這種苦已經在我們身體裡面正要發作,看著它而不去批判它,接納自己的發作,不要跟它互動,它原本要繼續滾、繼續累積的力量很快就會散掉。

    我們最怕的就是說我們中國人講:唉呀!女孩子不要講粗話,男人、好人、修行人不可以罵人,這一大堆「應該」對身不由己的反應並沒有疏導的效果。

    其實我們每一個人內在都有很多的委屈跟憤怒,雖然我們可以用理念安慰自己說「哎呀!其實我父母也不是故意的,我必須要原諒我父母。」可是心裡那個痛,那個覺得說自己沒有被愛過的那種痛一直都在,當你不能跟父母算帳的時候,那個沒有被愛的痛,會算在你丈夫或兒子身上。舉個例來說,出去讀大學對一般父母是一件好事,可是這個對一個沒有被愛過的父母,這是一種拋棄,養了一輩子的兒子走了。理性上兒子去讀大學是好事,感受上是又被拋棄了一次。

    所以,我們在跟人家互動時第一個要警覺的是,我們通常是拿那個「怕受傷害的我」在跟人家互動,這個「怕受傷害的我」下面有很多過去的想法在支持你判斷「果然對方很可憐」、「果然對方這個人是很危險的」、「如果我不保護自己,就會被傷害」。

    所以,在那個觀點上面,你就必須要開始留意,為什麼我後面有這麼多的念頭,在我生氣的時侯會想起這麼多的事情在鼓勵我發脾氣,當我難過的時候,明明知道難過很不舒服,為什麼我會同時又想起一堆過去難過的事情再火上加油?

    我們裡面的受害者觀念其實已經根深柢固了,奇蹟課程要扭轉我們根深柢固的這個信念。小我的苦是因為它認為它很苦,它認為這個世界都是很危險的,這個世界是受報應,我們是來消業的,我有一大堆的業障在這裡,我自己不夠好,世界是這樣子;那別人呢?別人就是跟我競爭的……如果這樣的互動就是我們的人生,怎麼可能幸福?怎麼可能放鬆?

    我們甚至於教自己的兒女,不斷地教自己的兒女說人生是艱險的,如果說你沒有學位,沒有這個那個,他就擔心你活不下去,從此會受苦。父母的愛裡面不斷在傳播這種負面的「沒有這樣東西,你就不可能幸福」的觀念。

    我們對自己的觀點,推到最根本來看,都是認為「自己是不完美的,自己是有缺陷,自己業障深,自己不配,不配得到祝福的,不配得到好東西的」。絕大部分的人心理上很少是說我是配得大獎的,這種觀念就是使得小我在人間還沒開始活就開始要奮鬥,犧牲。這種觀念不斷跟他的生命意義連在一起。

    如果我身體已經身不由己地產生了苦的感受,但沒有那種那一整套苦的信念在後面一直慫恿的話,身心的感受苦一苦就停了,就像小孩子,受了委屈乾嚎兩聲就算了。身為受害者的觀念是讓你不斷受苦的來源。

    所以,《奇蹟課程》就教你一套新觀念,不論你信不信,它只是跟你講,你已經活到現在,你的那一套想法已經用到現在,帶給你的只是苦而不是快樂,那麼,現在何不試試看我教你的另外一套想法。

    《奇蹟課程》一開始會讓人讀得莫名其妙,它跟你講說這個不存在、那個不存在,你所看到的意義都沒有意義,你絕不是因為你認為的那個理由而煩惱,這些話意思是說,你根本不知道,你原本所知道的那一切,根本就不是真的,那一切根本就是空的,所以說你要學另外一套新的。如果我還是繼續堅持我那種看法,我知道什麼對我自己好,我知道我兒子需要什麼,我知道怎麼樣才會讓我丈夫快樂,如果我仍然這麼認為的話,那麼,我永遠學不了新的。

    所以,它從一開始就破我們原本的觀念,第一課就要你練你什麼都不知道,你不只是你什麼都不知道,你連什麼對你好都不知道,我們真的不知道事情的全貌,也不懂得從一個更大、更高遠的角度看事情。到了二十課後,好!我現在要決心重新去看一看,我現在要決心要學習重新看一看。

    你現在去辦公室,你要怎麼看、看什麼呢?老闆在罵你的時候,你要看到「雖然我打字打得很慢,可是我還是神聖完美的」。你要在心裡跟自己講這句話,一開始講不出來,講得都起雞皮疙瘩,可是你不需要去懂這句話的意義,你就去把這句話用出來。當你老闆批評你的時候,你下面有個聲音說「我打字打不好,對!可是我還是有意義、有完美的。」你這麼提醒你自己的時候,你跟老闆的互動就不一樣了。

    你要把今天這個新的想法用在當你兒子不念書、在打電動的時候,知道你看到的不過是你自己那種恐懼作祟的舊有世界觀,你對自己說「我要把世界從我認為的樣子裡解放出來」。

    「這個世界是我自己營造出來的,我對這個孩子的擔心是我自己營造出來的,因為我自己怕他受苦,因為我以前也是擔心自己如果沒有學位會受苦。」

    其實你現在有學位了你還是苦,可是你忘了,你沒有看眼前的情況,只是記得過去的觀念,然後把它硬套在你兒子身上。

    如果你要學新的看法,你會重新思考「這個世界是我自己營造出來的,我怕我兒子打電動玩具會考不取大學,這樣的世界是我自己營造出來的。」你本來會罵十句的,現在罵了三句以後好像就覺得講不下去了,這時你就有進步了。

    所以,奇蹟課程有 365 課,就是這樣一課一課的讓你去經驗這樣帶著你,它不是要求說「哎呀你不要這樣罵」、「你不要這樣看」。不是!它要你每天去把這一課用在今天,然後到了 200 課以後,你看事情,你對人的態度,連你的同事都認為這個人不一樣了。

    觀念是一定要改的,可是觀念在什麼時候改?就是今天你跟某某人的互動當中,你突然想到、看到、想要罵他、馬上想起了一堆你的想法的時候。那個時候你看到的是什麼?你會觀察到兩個層面,一個是你身體在緊張,如果你不講,你的嘴巴很難受;還有一個是你會湧出一堆念頭在後頭推動你,擔心如果你不罵他的話,你就會吃虧或者壓不住他,以後他就會更欺負你……。

    當你一看到這個身體的緊張,你跟這個身體同在,接受這個身體的反應,那個緊張會開始化解,背後的念頭也開始就淡。那這個觀念非常重要。每一天當你回到家裡面,遇到狀況,你的身體開始不由自主的反應,那個剎那你就是可以轉的一個剎那。

    你自己開始轉變的時候,你就知道原來我兒子愛打電動,或是我這個老婆嘮叨,原來他是幫助我看到我自己內在的一個恐懼,內在的擔心,我內在的一些過去的一些情緒。

    以前我們的觀念是認為自己一定要在人間很辛苦的做很多事情,來肯定自己的價值。可是,當你真的用這一套活出來的時候,你會發覺,世界上的每一個人都是為你而來的,來幫你看到你自己以前還沒有化解掉的那個痛,他們是來成就你的。

    當你回到這一剎那,看到了這個痛的時候,這個痛就慢慢化,那個推動你的這種身不由己的那種力量就開始散,那個時候你可以做一個選擇,所謂自由的那個自我的選擇那個能力就出現了。

摘錄自若水「當下奇蹟」座談錄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斌 的頭像
阿斌

阿斌の心靈秘境

阿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