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常在你們的網站上讀到「活在當下」這一說法,究竟是什麼意思?是否就是禪宗所說的:吃飯的時候吃飯,走路的時候意識到自己在走路?我們怎樣才能「活在當下」?

 

答:「活在當下」在禪宗裡,原屬於一種很高的修行境界;近年來卻成了附庸風雅者的口頭禪,甚至在電視脫口秀上都常聽到主持人隨口說出:「過去已經過去了,我們應該活在當下啦!」「當下」成了時間的一部份 ,好像「現在」一樣。禪宗確有「吃飯就吃飯,走路就走路」一說,但它究竟是什麼意思?一般人不也吃飯走路嗎?

 

 這個問題必須由「形上」與「形下」兩個層面去了解。首先我們必須指出「活在當下」的形上意義,否則必會犯了層次混淆的錯誤,把當下誤解為「現在」或「此刻」。其實,「當下」根本不存在於時間的幻相裡,它是永恆與時間的交會點。(連這一句話都會引起誤會,好像真有一個「點」似的)

 

若要了解「當下」,我們必須了解「時間」的意義。然而,《奇蹟課程》卻說,我們不可能了解時間,故也不可能了解人間任何問題,因為所有問題都離不開時間的因素(WB-8.1)。因此,它對時間的觀念著墨不多,只是直截了當地丟給我們一個結論:時間已經結束了。小我所經歷的旅程,在它「方生」的剎那已經得到聖靈的答覆而「方滅」了;因為在實相中,時間根本不存在,因此它的完成與發生都是同時。

 

我們眼前的世界,只是時空構成的大幻相,有如坐在戲院裡觀賞一部已經完成的影片。只因我們看得如此入戲,把所有的情感或情緒投射在主角身上,心理上再次重活一遍主角的經歷,全然忘了自己仍然置身於觀眾席中,並非真的活在螢幕裡。

 

小我的戲在永恆中早已結束,只因小我被內疚與恐懼逼瘋了(insanity),不敢回頭,而把那已經完成的剎那延伸為現在過去未來來;把那個痛苦的經驗,放在「三世」時間的框架裡不斷重播而已。因此,所謂「活在當下」,不是抓緊三世的一環「現在」,而是越過整個小我信念體系裡的時間概念,直接體會與永恆交會的那一點。好比由螢幕的劇情中跳出來,回到本來無事的觀眾席上。

 

這一躍,對活在時空內的人類,豈止是咫尺天涯,簡直有天堂地獄之隔。

 

《奇蹟課程》雖然避而不談「時間」的玄理,卻不厭其煩地重複教導超越時間的方法。它用寬恕來破解時間的魔咒。這也是我們所要談的「活在當下」的形而下之意了。

 

一回到有形世界中,一切具體了許多。讓我們先談一下,什麼叫做「不」活在當下吧!當我在答覆你這問題時,我若根據自己過去對你的印象而答覆,就沒有活在當下;當我搜盡枯腸,想寫出一篇讓你心服的文章時,也沒有活在當下。雖然這些因素原是寫作不可缺少的動力。此刻的我不論多麼「專心」,並不表示我就活在當下了。因我的心態很可能攪在文章的好壞以及你的褒貶裡面,我在「你問我答」這一單純的現實上已經賦予了我個人的詮釋及憂喜。

 

我以前把「吃飯就吃飯,走路就走路」解釋為「吃飯時就專心吃飯,走路時就專心走路。一心不宜二用,直取當下」,此刻才明白,連「專心」都是自己刻意營造的經驗。這句話其實是:吃飯就吃飯,不要賦予其他意義,不論是營養的觀念或神聖的提醒;走路就走路,不要賦予其他意義,不論你用內觀的還是一行禪師的方式走;拔草就拔草,不要賦予其他意義,想藉此機會與上主合一。

 

「活在當下」著眼的是to be,生命本然的境界,與我現在專心所做的事情本身並沒有直接的關係。“to be”絕非 “to be better”,絕無改善現狀的含意,只是容許現實以它目前的形式呈現自己,不去界定、評估、期待或改變它。更不會被情緒攪入幻境裡。這一點清明,給了我們一點空間,體會出我們並非螢幕上的角色,我們是幕前的觀眾,正在重溫過去的一場戲而已。

 

這一慧見,立刻賦予了「此刻」生活一個截然不同的意義。凡事我們不再跟螢幕上的角色糾纏,開始回頭消解納編出這些故事的「妄念」。

 

可惜,幾千年的宗教薰陶灌輸給我們一些錯誤的印象,總覺得自己之所以無法認識本來面目或真理實相,是因為我們缺了許多東西;我們需要更透徹的知見,更高超的德行,而這些「東西」都需要「時間」去鍛鍊,於是我們為自己訂立了千百萬劫的修行(或救贖)計畫,發明了種種鍛鍊身體與心識的苦行,去追回那不生不滅的圓滿自性。殊不知,正是千百萬劫累積下來的「功夫」,反倒鞏固了我們打造出來的時空幻境,遮蔽了清淨自性,讓我們想不起也看不到「當下」正活在我們內的實相。

 

所以,若想認識自己的圓滿真相,不需要「添加」一點什麼,而是「消除」一點什麼。寬恕就是最有力的「化解」undo 眼前幻境的工具。這是無法在思想中進行的,必須當境現前時,你放下小我根據過去的記憶所做的種種判斷,而改用聖靈的慧眼著眼於對方不生不滅的圓滿自性,這就是「寬恕」,也是「活在當下」的「形下」功夫。

 

人類不知經歷了幾千萬年,才由「適者生存」的動物本能進化成「理性的動物」,又歷經幾千年理性的「分別取捨」,造成現代的科技世界以及不可避免的戰爭。這兩項成果一旦加在一起,頓時威脅到整個人類的生存。

 

如今,進化的動力再度將我們推到進化的門檻,我們若不想「絕滅」,必須「突變」,開拓出新的意識,才可能度過這一關卡。

 

根據近代思潮的發展跡象,這一突變很可能就是 “to do” 進化到 “to be””to do” 重在維繫物質生命的存活,“to be” 則是回歸存在(靈性)的領域。以前,芸芸眾生終日忙著存活,唯有少數先知先覺者,為人類揭開一點靈性的端倪;如今,靈性的領域已經不再是聖賢的專利,逐漸進入新時代人類的普遍意識中。

 

有幸跨入這一門檻的我們,又幸得《奇蹟課程》的寬恕妙法,幫我們穿透時間的迷霧,活出當下。每一個真實的寬恕,都為我們拉近了永恆的「距離」,直到….,我們突然領悟了,這是A journey without distance(無距離的旅程)。  

 

 

文章來源:
http://accim.org/jj/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8/366
 
作者:若水
摘要: 「活在當下」在禪宗裡,原屬於一種很高的修行境界;近年來卻成了附庸風雅者的口頭禪...我們必須指出「活在當下」的形上意義,否則必會犯了層次混淆的錯誤...
作者概況: 若水
《奇蹟課程》譯者若水女士,生於中國,長於台灣,定居美國。長年從事教學與輔導工作,致力於結合中國的傳統哲學與西方心理學,最後在《奇蹟課程》中融會了東西方智慧之大成。
創作者介紹

阿斌の心靈秘境

阿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布魯克
  • 太消極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