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我努力理解什麼是不判斷地觀看小我。當我試著去做時,好像有這樣兩種選擇:(1)我必須用意志去努力,但這種「不判斷」的感覺只是理智上的,並且很勉強。(2)我把它交託給聖靈,讓祂來教導我如何不判斷地觀看小我,但在這方面我沒有獲得多大的進展;跟從前一樣,當面對小我時,我依然感到內疚和難過。是不是我誤解了什麼?我是不是太沒耐心了?我做錯了嗎?

    答:你的經歷在奇蹟學員中是很普遍的。雖然看起來做得不太成功,但每一分努力都是一次「小小願心」(T-26.VII.10:1) 的表達,也是向正確方向邁進了一步。事實上,不判斷地觀看小我的方法之一就是不要去評價自己在課程上的進展如何(進步了還是退步了)。如正文教導我們的:「你把自己最大的幾個進步判為失敗,卻把嚴重的退步評為成功」(T.18.V.1:6)。

    「不判斷地觀看小我」是一個需要不斷練習的漸進過程,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小我的生命本身,正是建立在一個「判斷」上,也就是相信離開上主是真實嚴重的罪,由此我們失落了自己的純潔無罪和平安,而且再也無法找回來。隨著這個判斷而來的罪咎和恐懼,形成了我們在世上所經驗的,各式各樣小我的荒唐作為。當我們識破小我的把戲,看清自己的投射所隱藏的真正想法時,很容易感到更加的內疚和沮喪「......因為當責怪的箭頭自外收回時,極其容易向內轉為自責。乍看之下,不易看透兩者根本是同一回事,不論向內或向外,其實並無差別。」(T.11.IV.4.5,6)

    對於已經習慣黑暗的盲人來說,乍見光明並不舒服。同樣地,揭發小我的意向也不是個好受的過程。抗拒觀看(小我),是我們想要堅持「自己就是小我所認定的樣子」,這與上主所賜給我們的真實面目恰恰相反。我們以判斷、內疚、抗拒和堅持己見的態度,來鞏固分裂之念,藉此達成「將分裂弄假成真」的目的。難怪「觀看(小我)」會如此的困難。

    課程沒有叫我們不要判斷,而是教我們「認清」自己的判斷,包括因為自己的判斷而批判自己。「認清」是化解小我防御措施的重要一步,如此最終才能做出「另外一個選擇」。願意去正視運作中的小我,不用任何其他的名目去偽裝它,為它辯護,也不因它而怪罪其他人;這既是一個不判斷小我的方法,也是向聖靈發出邀請,請求祂來轉變我們的知見。

    唯有聖靈才能不判斷地觀看小我,因為祂代表我們心靈中,不相信小我分裂謊言的那一部分。若我們能認清原先「對自己和世界的錯誤判斷」,且願意不靠自己來斷定所有事物的意義,如此便能削弱小我的防衛,使我們開始聽得到聖靈「寧靜而纖細的天音」(T.21.V.1:6),告訴我們分裂的「罪孽」並不是真的。這個體驗不是慿任何外在事物而獲得,也不是靠聖靈的特殊作用,而是有賴於我們的心靈選擇,不去聽信小我的詮釋。如此一來,聖靈的慧見才會自然地取代我們原有的看法。

    我們是在化解一種「相信虛無」的信念,所以無須過於緊張了。耶穌以不同方式再三告訴我們,在這個過程中一定要對自己溫和。他在「作決定的原則」裡告訴我們:「不要與你自己交戰」(T.30.I.1:7),在〈教師指南〉裡,他說:「......上主派遣了祂的審判(即聖靈)來答覆你的問題。祂的審判『安詳』地取代了你的判斷。」(M.11.3:4,5) 再次強調,課程唯一要求你的,只是你那顆「小小的願心」,願意去認清聖靈所代表的才是真實的;不管小我神智不清的判斷有多麼凶狠可恨,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選自/ 奇蹟課程基金會問答服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斌 的頭像
阿斌

阿斌の心靈秘境

阿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