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

    我這兩天和一個資深的奇蹟學員聊天,心理衝突很大,很困惑,所以想請您們解決我的問題:

    1,告別裟婆裡說,「是你讓你的弟兄這麼做的」,他這句話到底是從絕對實相角度說的,還是從幻相的角度說的?

    2,一個資深的奇蹟學員和我說,「真寬恕其實很簡單,就是全然地接納當下的一切」,我以前操練真寬恕都是按照《告別裟婆》裡的那些收回投射,交托聖靈等步驟按部就班地操練的,可是一聽她說,又覺得很有道理,既然一切都是幻覺,都是不存在的,當然全然地接納當下即可咯!可是這樣的話,學了奇蹟課程不就和沒學差別不大了嗎?!了解了一切分裂只是幻覺,然後就全然地接納當下的一切,這樣是很好,可是這樣能悟道嗎?這樣能出離裟婆世界嗎?!!

    問的問題有點傻,但懇請解答,多謝!

答:

  •  問答關係常帶有一種幻相,好像「答」的人比較「高明」似的,因此得跟你先說明一下:奇蹟資訊中心設立問答服務,旨在充當一面鏡子,使同修弟兄遇到問題與挫折時可以感受到來自其他弟兄的支持和鼓勵;同時,以奇蹟課程的觀點適時提供協助弟兄面對問題時的參考而已,是不能也無法取代「你」自己的親身體會的。

    根據你的提問,我們仍然試著協助回覆如下,供您參考:

1,告別裟婆裡說,「是你讓你的弟兄這麼做的」,他這句話到底是從絕對實相角度說的,還是從幻相的角度說的?
 你一定很喜歡《告別娑婆》這本書,不僅努力學習知見,還很認真地操練裡頭提及的方法。

在絕對實相的角度,你什麼也沒做,弟兄也更不可能因你讓他做而做了。

但這句話「白紙黑字」在那裡,應該是有些道理才對,我們不妨一起做個實驗,將這句話擴充到生活中可能發生的情況,請你仔細唸並體會一下自己的感受:

  •  
      我今天被老闆開除了,根本是我讓弟兄(老闆)這麼做的;
      我今天被我朋友背叛了,根本是我讓弟兄(朋友)這麼做的;
      今天老闆給我加薪升官,根本是我讓弟兄(老闆)這麼做的。
      讀完後,再回到你的問題:告別裟婆裡說,「是你讓你的弟兄這麼做的」,這些「生活應用」是否勾出了你某些感受呢?

      讓我們回到理論面來看這個問題,課程裡說的「你」,不是活在這世上,正在呼吸、生活、工作的你,而是那一點靈明尚存,能選擇小我思想體系(恐懼、分裂)或聖靈體系(一體寬恕)的「抉擇者」(Decision Maker)。

      課程的所有教誨,都是針對心靈(Mind)而言的,我們內心的抉擇者要學會心靈的力量,從而不受外在形式(身體,世界,行為)所惑。

      Ken 在答覆一名學員的問題借用了戲劇的比喻,「既然課程說,這個世界是我造的,劇本是我寫的,那我就可以選擇做我愛做的事……」,Ken的答覆是「課程說的 『你』,是內心的抉擇者,而不是妳認同的這具身體(自我形象)。」

      布偶自己不能演出布偶戲,是那操縱布偶的人編寫了戲碼。我們都是布偶,都在依抉擇者編了卻又忘了的戲碼在臺上演出。而 J 讓我們做的,只是牽著他的手,回到臺下來,一起看這場戲。

      所以「是你讓你的弟兄這麼做的」一句話,我們可以停留在戲台上,和另一個布偶繼續爭論「是誰做的?」「根本不是我做的!」「在哪個層次說的?」

      也可以發揮抉擇者心靈的力量,看見導致這一切爭執背後的情緒與感受(劇本)都是自己的抉擇,並不是其他布偶「害」的,牽著自己(布偶)的手,回到台下來,憶得這不過是一場戲,你真正的靈性早已安居天鄉,一切都沒事。
2,一個資深的奇蹟學員和我說,「真寬恕其實很簡單,就是全然地接納當下的一切」,我以前操練真寬恕都是按照《告別裟婆》裡的那些收回投射,交托聖靈等步驟按部就班地操練的,可是一聽她說,又覺得很有道理,既然一切都是幻覺,都是不存在的,當然全然地接納當下即可咯!可是這樣的話,學了奇蹟課程不就和沒學差別不大了嗎?!了解了一切分裂只是幻覺,然後就全然地接納當下的一切,這樣是很好,可是這樣能悟道嗎?這樣能出離裟婆世界嗎?!



    這個人說「真寬恕好」,那個人說「接納很妙」,聽了這麼多「廣告詞」之後,面對生活上仍層出不窮的矛盾和不安,我們當然該問:「這是真的嗎?」

    讓我們誠實地反省一下,知道了「了解了一切分裂只是幻覺,然後就全然地接納當下的一切」之後,你是否仍有分裂、對立、分別之感?你是否仍有親疏之別?是否仍認為「這弟兄比較法相莊嚴,就一定比我學得好?」

    奇蹟課程向來是一門「簡單」,但實踐上「並不容易」的一條路。

    日常生活的點點滴滴裡,仍然有我們習以為常而不自覺的分裂,你願意把這句話懇懇切切的套用在你所見、所知、所想、所被想的一切嗎?


轉載自奇蹟課程中文部官網

全站熱搜

阿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