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朋友跟我聊起經濟風暴、氣候變遷、地球浩劫、世界末日這類傳言,我只是提醒他,如果我們相信這類訊息的話,無論是分享這類訊息,甚至於為這些事情預作準備,其實是在助長這種毀滅的預言。所謂世界的毀滅,其實暗示的是我們人類自己的毀滅傾向。

    我這樣講了以後,朋友就有一點擔心,他認為,註定要發生的事情,我們怎麼能夠只用一些光明樂觀的心態面對?他覺得我們應該準備自己的心靈,接受現實。

    可是,問題是我們怎麼為所謂的浩劫末日做準備?除了把自己嚇死以外,我們還能夠做什麼?

    世界末日這類地球浩劫的傳言,不是現在才有,在人類歷史上每一個朝代都有。這些浩劫,真的會發生嗎?究竟來講它當然會發生!因為,反正這個世界上的金融,注定會有風暴。而世界上哪一個朝代沒有大浩劫?連物理學家都說這個世界總有毀滅的一天。這是小我世界最基本的劇本;就是每天都有危機,沒有一天你能夠安心的活。這個世界的本質,佛經上面早就講得很清楚,它用成、住、壞、空,來形容這個物質世界;用生、老、病、死,來形容我們的身體;最後都是壞、都是空,都是病、都是死。

    這是整個世界必然的過程,也是必然的結局。所以,對於我們活在夢裡面的人,這不只是真的,而且是一種宿命,非發生不可,這個我們沒有什麼好爭的。我們唯一需要探討的就是:這件事情對你個人的意義是什麼?你準備要怎麼樣面對?

    如果你準備繼續活在夢中,跟整個世界千千萬萬的夢中人,演完這場成住壞空的戲,那你當然應該去做些準備,也許你要去安排一下你的基金、你的股票、考慮是否該辭去工作、在家裡儲備糧食…。

    可是,我不是跟這些人(準備繼續活在夢中的人)講的,因為我們都是在學心靈的人,我相信你是真的想要覺醒,你今天才會修得這麼精進。那麼,你真正該問的問題,並不是說這個末日會不會來?浩劫會不會發生?我們該怎麼辦?

    想要覺醒的人問的問題完全不同,你的用心不再放在「怎麼去應付夢裡面的這些事件」上,而是:我為什麼會跟這些人一起編這種劇本?我為什麼還這麼興沖沖的參加他們的編劇?我的參與究竟賦予了這個夢境什麼意義?

    前天在網上共修的時候,我們才討論過心想事成的說法,有人提出來說:連這個世界毀滅也是我們心想事成的。我們今天相信它、為它做準備或者防備它,其實就是心想事成的力量。這真的是我們想要的結局嗎?

    奇蹟課程是為想要覺醒的人提出另外一條路,它告訴我們:世界或你所經歷到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你自己想來的,都是你自己要的。而且奇蹟課程常常講得都很絕對,它說「絕無例外」,沒有什麼大事小事,發生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我們自己想要的。不論你怕它、要它、恨它,都是因為你這一念而勾來的。因為我們的每一個念頭都有創造夢境的能力,於是我們要注意的是,這個時候我們究竟在起什麼念頭?你怎麼想,這個事就會怎麼樣出現。

    奇蹟課程很了解我們的困境,它絕對不會說:「唉,你不要這樣子想就好了嘛!」它知道我們已經為自己搞了一具脆弱的身體,所以我們在做這個身體之夢的人,都會身不由己的生出這種毀滅、害怕死亡的念頭。

    奇蹟研習的第二階段,我們一直在強調,我們所害怕的這些東西其實對我們有致命的吸引力,我們是身不由己會被它吸引。身體有它的吸引力、痛苦有它的吸引力、死亡更是有它的魅力。而這一切身體的魅力、痛苦的魅力、死亡的魅力,最後都是源自於你那個內咎的魅力。

    用「魅力」一詞,也就是說你是情不自禁被它所吸引的。所以你對死亡、對痛苦,會情不自禁的去想它。無論世界末日也好、地球的浩劫也好,這些訊息之所以對人類有莫大的吸引力,是因為我們心底有一種很深的罪惡感,老是覺得自己不好,會遭到報應、懲罰,所以我們在心底上常常無意識的又害怕、又期待,等著這些痛苦、浩劫、懲罰出現。

    如果要繼續做夢的話,那我們只要處理「世界末日來時,我們該怎麼辦」。如果我們想要覺醒,我們面對的心態必然完全不同。

    當我們聽到這些訊息的時候,你會跟自己笑一笑說:「我怎麼又用這種戲碼來嚇自己了?」忍不住要去讀這些消息的時候,也問自己一下「我真正在怕什麼?我這種老想用痛苦懲罰的受害心態,究竟是從哪裡出來的?」然後看一看自己的內咎恐懼,把它交給聖靈,或者是你自己的靈性,再安心去做你該做的事情。因為聖靈根本不在乎你賣不賣股票或者儲備不儲備糧食,祂在意的是:你究竟在想什麼?你為什麼要這樣想?

    這個想法如果改變的話,這些問題也會跟著改變。

    在我們修行的過程裡面,千萬千萬不要低估了我們受害的心態,老覺得自己不好、會受到報應、應該吃苦的這種受害心態,跟我們與生俱來的罪惡感都深埋在心裡。即使是活在太平盛世的我們,日子過得好好的,不也是喜歡去看世界末日的電影?看賺人熱淚的電影?我們太容易也太喜歡跟電影裡面的受害者認同。如果電影的結局是喜劇,最後正義伸張了,我們就會忘掉過程中那種苦、那種情緒。可是好的電影,常常是悲劇的結局。那種心裡的義憤填膺、那種恐懼,你就是久久放不下。電影看完以後還會繼續在想:有沒有什麼不同的結局?

    我和我先生都很愛看電影,如果我們看的是反映社會問題的寫實劇,那常常真的很悲慘。每次看到這種寫實劇,我會清楚的看到自己心裡面的種種情緒,一點一點的翻出來:先是氣那些害人的人,然後害怕他會做出很蠢的自我毀滅的舉動,看他做那些舉動又覺得很生氣,他怎麼會那麼笨?瞧不起他、可憐他、又覺得愛莫能助、希望他會做另外的決定…等等,所有的情緒全部出來了。

    一部好的電影,它硬是讓你忘不了。所以電影演完以後,我還得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自己:那個主角不是受害者。當我老是在擔心那個主角的事情的時候,表示我已經把「我是一個受害者」的恐懼投射在他身上了。所以我氣的、害怕發生的、痛恨的、瞧不起的,其實是自己。因為我們心理上都有一種自知之明:如果我活在他那種環境裡的話,我也可能會做出同樣的事情,落入同樣的下場。

    在人生大夢裡面,這種浩劫的電影,最容易引起共鳴,因為它直接置入了小我「我遲早會受到報應」的受害心態。所以如果我們真想要跳出這個循環的話,要非常留意自己是怎麼樣配合人家演出的。我們得隨時回頭,進入自己心裡觀照一下:原來我的受害心態,又開始作祟了。而這種心態,正是我今天會活在這個生老病死,成住壞空的娑婆世界的真正原因。

    當你聽到這些訊息,跟我看完這些電影,其實該做的功課都是一樣的。就是不要跳回自己的電影裡面,去假想:如果這個主角怎樣怎樣…他的朋友怎樣怎樣…他的家人怎樣怎樣…這個主角可能就不會自殺了。

    而是要看到,我是在藉這個故事來宣洩我自己心頭的怨,以及我自己心頭的恐懼。所以我們所能做的應該是用奇蹟課程的寬恕,寬恕我們一定會犯錯、寬恕世界正在上演的這場爛戲。

    要寬恕,而不是冷眼旁觀而已。接著接納我們都在這個戲裡面,我們很可能會把這個世界搞砸,然後我們就知道這個根本不是問題!真正的問題是在「讓這個世界搞砸」這種戲下面的心態。這是最好的機會讓我們把信心轉向,我們身邊一直有一個人想辦法要喚醒我們,告訴我們:不要擔心「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只要把你「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先搞清楚。我們就可以找到真正的平安。

    我最近正重新翻譯到奇蹟課程正文的第十八章,正好碰到這一段,它講很清楚,它說「我曾對你說過,要把黑暗帶到光明裡面,我也說過錯誤必須在它的源頭上面加以修正」(T18.IX.1),這就是聖靈需要你交出來的一小部份,聖靈需要你做的也就只有這一小部分,就是看出那好似分裂,而且各行其是的這個小小的念頭,也就是「你是一個獨立的生命」、「你會受苦」、「你會受害」…等等的小念頭。

    聖靈只需要你去注意,看出這個小念頭,把它交出來。祂說其餘的事情都是上主的事情,你不需要其他的嚮導。只有你這個瘋狂而錯亂的念頭才是真正需要拯救的,而不是這個世界需要拯救。

    我們不論遇到什麼事情,馬上看到這是自己受害情節的投射,轉向那位靈性導師,向他祈求什麼叫做心靈的平安,這才是奇蹟課程為我們指出的另一條路。我一再強調:奇蹟課程不是說我們不可以去做一些具體的事情,可是它要你小心,你的每一個想法舉動下面,都隱藏了一個很深的輪迴之根,也就是內咎恐懼,這個東西讓你今天做出這個人生大夢。

    如果我們要真正跟隨這個課程的話,我們的眼光不能夠掉在「外面發生什麼、別人說什麼、那種訊息到底是真的是假的?」無論是真是假,我們有一個導師在引導我們,知道怎麼樣在這些事情上面,扭轉自己的心態,然後接受他的平安。這是我們給世界最大的禮物。這是我們給身邊的人最大的協助,這是一個定心丸。

    我們就繼續按照奇蹟課程給我們指的路,一起觀照,把這一小部分,奇蹟課程說我只要求你這一小部分:這一部分就是「你看下面藏著什麼?你想藏著什麼?」的那個心態,那東西一交出來以後,你就不會再去做這個夢,就算這個夢發生在你周圍,你也一樣在這夢裡面可以看到平安光明與神聖的一面,而在你身邊的人,都會託你的福,都能得到你所給的禮物。

    那個時候,聖靈也會跟你講說:「謝謝你,在這個時候,我真的需要你這一顆平安清明的心靈。」


若水口述錄音.感謝 herb 整理記錄
轉載自奇蹟課程中文部官網

全站熱搜

阿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